2006年12月

memory.jpg
2年多前拍的相片,学校外的出租屋的楼道.那里住着我和曾经的一些记忆.
今天收到了诺许的照片,没有勇气打开,把它们放在磁盘的memory目录.为着当自己再次有用词打开那段记忆的时候准备点资料吧.或者我已经选择了忘记.
近来,公司来了一个实习生,年轻,有活力,而且满脸的无知,一如当年的我.她问我很多问题,业务上的有,人生的有,感情的也有.我也一一回答.无所谓掩饰,无所谓直白,往往把事情处理成闲聊模式交待回忆,来的自然而且不会手忙脚乱.记得她曾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“对于所爱的人,男女的区别是什么?”我想了一下答曰“女人会把自己爱的人放在心上,而男人则会把自己爱的人摆在心底”。女孩子听了我的话似乎很满意的笑了笑表示认同,然后她再问,“那我还记得心底的那个她么?”我有点茫然,不自若的答“记得记起,也记得忘记”。
是啊,这两个多月来,我不敢再次去我们曾经路过的地方;不敢在打开那个曾经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URL地址;不再听那些柔肠的中文专辑;不再喝奶茶……时间给了一个机会给我让我忘记了记忆,也让我记得忘记了。
又或者,到我真的有勇气去打开memory目录里面的文件的时候,我真的已经忘记了。那时候就真的做到了“记得记起”了

chan.jpg这年冬天,空气中弥散着枯叶的金焦味道,我捏着一组电话号码,是好心的北京朋友给的,据说是一位精通周易的大师,可以告诉我何去何从。
那是我最软弱彷徨的时候,被心魔所袭,陷身欲望与诱惑。爱情像礁石利刃割在心头。
......但那个电话后来我还是没有打。
俗话说 "穷算命,富烧香",朴素而智慧。而这穷,不单单是金钱,还有压力,挫折,人生的种种无奈,前后追逼,是十二道金牌,道道难以应付。
我想知道什么?宿命还是对策? ?
若大师说是孽缘,我就能爽利地抽刀断水吗?我做不到!爱情总让人欲罢不能。若命里说此生碌碌无为,我便从此行尸走肉过一生吗?知道,会毁了我的快乐。
若八字说我与她终将不合,我还能够热烈地、全身心地爱吗?当我同她一起,预言必如鸟儿在耳侧叽喳唱着哀歌;当我吻她,必有咒语的利齿轻轻噬咬我的唇;当我诺许终身,笼罩在我们头顶上是无边乌云。知道了,就不能再纯粹。
若星相说我是天生的King,可哪里是我的国与土?至多在家里称王称霸,对家人发发威风,冲动的时候就推给天上那颗无辜的星,跟某人大吵大闹就说是星相犯冲。知道,令我多了借口。
卫斯理有部小说,名字我忘了:富家子无意中发现宝物,能够预知未来,于是他从此再没有惊喜、等待与意外。每一天都在他意料之中,像一张张读过N遍的旧报纸,终于,他自杀身亡......而这,也是他早就知道的宿命。
因此,我信奉那句话:你不知道的事,不会伤害你。珍惜每一天,快乐生活就在眼前。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