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1月

HP6818.jpg
最近突涌换手机的念头,可能换掉一份熟悉的感觉不容易。起码,改变是需要勇气的,而且目标也是向好的方向的。
本计划iphone的。但是发现虚有其表的东西,无谓花费昂贵金钱代价去拥有。故,回头发现了惠普的6818。没有过多的独秀功能,只是合眼缘。有时候感觉选产品,有如选情人。感觉好,关键还是第一感觉。只是它和她不同的,它没有选择你的余地,只要你有足够的财力达到它的那条浮动,或者可能只会永远下滑的标准线,那你遍可以拥有它。如果她也如它般易于选择,那感情就来的容易很多了。其实,不能把人和商品比较的,太容易得到的东西,懂得珍惜的不多。你说不是么?

iphone.jpg
iPhone终于发布了。作为一种边缘化的产品,最终在这个变幻的社会里面变成了一种文化,也带领了一种潮流~
传闻5月份能拿到水货,价格大概在6k左右。不存在惊喜。08年才来到亚洲市场~
个人感觉,它将一如ipod一样,成为一种奢侈品的象征~表率的不只是价值,还有的是那份尊贵的荣耀
从功能上,不存在突破,如果3k-4k,尚可接受,5k以上的phone,暂时不在考虑范围内。毕竟,电话是用来做什么的呢?不就是打电话么?:D千呼万唤终出来!iPhone
Jobs每次精彩的keynote都不能错过,但是由于网络问题,现在可能看不了,我连了很多次。
关于iPhone,估计将会充斥整个网络,在digg上,数字已经超过了15088,评论数超过了1224,历史纪录。
Macworld 2007的一些介绍可以见Engadget,包括Jobs keynote的文字图片直播内容。
iPhone将成为手机历史上的里程碑,没有什么非议,因为Apple(已经将Apple Computer改为Apple)实现了人们呼唤已久的东西,比如iPod+Phone+Internet,01年iPod推出了,人们就开始构想iPhone了,在The Apple Collection有大量Apple Fans做的iPhone,现在iPhone的一些设计和功能,比如大触摸幕,Apple式的交互方式(OS,ICON)等,从这一点上说,Apple没有创造全新的东西,但Apple实现了人们的愿望。如商业周刊那篇文章Apple Sets the Design Standard所说的那样,设计对于Apple来说已经在它的DNA里面了,所以会有这么多的人在期待和要求Apple推出手机,“我需要什么什么样子的,我需要什么什么功能”,相对来说,其他厂商则是等待他们出一个新机型而后评价一番,比如不断翻新的RAZR,你觉得下一代会是怎样的,很难想象。

There’s an old Wayne Gretsky quote I love — ‘I skate to where the puck is going to be, not to where it’s been.’ That’s what we try to do at Apple

前几天我在想,除了谣言满天飞的iPhone(还有其他未知的Apple曾以big来形容的东西),还想看到Macworld 2007上Apple推出什么新东西,当时想到的是它的桌面电脑,特别是Mac Pro的外观(那个G5的机箱已很久是这个样子了),期待在外观设计上能看到一些更大一步的东西,而Apple其他产品的外观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变化(尽管这些产品在外观上来说只是小一步的改进,但在设计上来说是相当成功,比如前面的iPod nano从iPod mini的继承).而前面一些新的东西,比如iPod shuffle 2代和iPod Hi-Fi,倒觉得让我兴趣不是很浓.

love_story.jpg一则深奥的爱情寓言,你看懂了吗?
公主是在河东岸边遇见驴的。
驴是黑色的,但白嘴白肚白蹄。驴说他会说话,驴说他是美驴。
公主想过河去,河西的城堡里有等着娶她的王子。
河不算深,但她穿着一身美丽的嫁衣,她怕河水会浸湿她的衣裙。
驴说:“想让我驮你过去吗?”
“你能保证不弄湿我的衣裙吗?”
“不能。”
“那就算了,谢谢,”
公主微笑作答:“我想王子会来接我。”
“如果他不来呢?”
“那我就多等等。”
良久,无人过来,公主独坐岸边,黯然叹息。
当她目光掠过驴的时候,驴笑了:“现在希望我驮你过去吗?”
“不。”公主依然拒绝,但悄然打量着驴。
“你心里很希望我驮你过去。”驴断言。
“是你希望我让你驮我过去。”公主回答。
“那你希望谁来驮你过去?”
“我要嫁的王子。”
“我驮你过去,你吻吻我,焉知我不能变成王子?”
“你以为你是青蛙王子?”
“我是美驴王子。”
“驴倒是驴,王子就不必勉强了。”“你为何不想让我帮你渡河?”
“我怕你弄湿我的嫁衣。”
“我想不会的。”
“为什么不会?”
“因为现在我想驮你过去。”
“哦?我该相信吗?”
“你为什么不相信?”
“你说的话我不敢随便信。”
“我说的话你都不信?”
“你说的话我才不信。”
“我说的话你真不信?!”
“难道我应该信?”
“难道你不该信?”
“我信我自己的判断。”
“好吧,那你慢慢判断吧!”
……
天色已晚,公主与驴相对无言。凉意袭来,公主拢了拢衣服。
驴打破沉默:“冷吗?”
“冷。”
“让我驮你过河吧,无论我是否弄湿你的衣裙我都会赠你三句爱的箴言。”
“那我该怎样报答你?”公主问。
“如果你衣裙不湿就带我回家吧。”
公主接受了驴的建议。
公主骑上了驴背。临行前驴郑重对她说:
“记住我背着你时你不能流泪,你的泪会令我不堪重负。”
公主说她记得,然后也郑重地对驴说:
“记住一定不要弄湿我的衣裙,否则我会立即放弃你的背负。”
驴迈步向河中走去。
“你以前驮过女孩过河吗?”公主问。
“当然。”驴坦然答道。
“她们的衣裙湿了吗?”
“第一个女孩的没湿,以后的都湿了。”
“第一个女孩带你回家了吗?”
“没有,否则我不会再遇见别的女孩。”
“看来你遇见的女孩很多。”
“算上你的话,应该有15、6个了。”
公主笑道:“你是第30头想驮我过河的驴。”
“呵呵。”驴但笑无语。
公主忽然想起驴承诺的爱的箴言,驴答应告诉她第一句:
“人只有在初恋时爱的是别人,以后恋爱时爱的都是自己。”
驴缓步轻行,果然很平稳,公主放心了,搂着驴的脖子,觉得温暖。
“喜欢我背你过河吗?”驴问。
“喜欢。”公主微笑承认。
“我也喜欢这样背着你,希望就这样一直走下去。”
驴的声音于温情中透着忧郁,听起来像叹息。
风与驴的话语不时吻上公主的面颊,公主含笑悄然入睡。
她做了一个公主常做的梦:她吻了驴,
然后驴变成了王子,从此王子与公主快乐地生活在一起。
当她醒来时看见驴依然缓步轻行,自己的衣裙分毫不湿。
芳心窃喜,于是吻了驴——驴能因此变成王子吗?
没有。
原来童话就是童话,驴不是王子,
等着娶她的王子在河西的城堡里。她愣愣地想,一滴泪自目中滴落。
泪落在驴身上。
似乎突然被灼伤般,驴猛地扬蹄嘶鸣,激起浪花千丈。
公主的衣裙湿了。
“为什么?”公主问。
“我跟你说过。”驴面无表情。
公主也记起了她当初对驴说的话。
于是她一言不发,自驴背上下来,独自淌水向对岸走去。
驴没做任何挽留或解释,也自转身回去,
径直走向河东——那里又有个姑娘在等着谁驮她过河。
依稀年轻,依稀美丽,她也有一身好看的嫁衣。
“爱情是唯一的,但爱人不是唯一的。”
驴忽然说道:“这是第二句箴言。”
公主泪落成河,河水冷彻心肺。
终于走到了对岸,她美丽的衣裙已经彻底湿透。
她无力地在岸边坐下,像只小动物般抱膝蜷缩着黯然哭泣。
还是寒冷。
一只白兔走到她身边:“公主,下次我陪你渡河。”
“谢谢,”公主把白兔搂在怀中:“不必了,现在我只是需要一点温度。”
驴已经走回了河东岸边。
公主忽然记起还有一句箴言驴没说,

于是抬头向河西望去:“请告诉我最后一句箴言,美驴。”
驴冷冷看了她最后一眼,说: “我爱我的爱情。 ”
然后向那等着渡河的女孩走去。

如果你猜不到寓意,不妨参考下这个

这是对生活中的爱情的比喻.驴是爱你的人,王子是你爱的人.你带着寻找你爱的人的梦想,走入了爱你的人的生活.但是如果你是因为你爱的人而不是因为爱你的人伤心落泪,就会伤害爱你的人,然后失去他的爱情,同时也伤害了你自己.等到你因为寻找爱情而弄的伤痕累累的时候,等到你发现爱情的真谛的时候,一切都已不能再从头......

珍惜爱你的人,忘记你爱的人.遇见就不要错过.

文章记录在2006-11-09 19:41:05,于2007-01-01 19:41:05发表
印象里她从不买促销品,总是挑了自己最喜欢的,不管是昂贵还是低廉,然后付钱走人。她不似别的女子那样爱逛商店,也不太好算计如何划算的问题,总是想好了要买什么才去,去了就是直奔目的的,其它的一眼也不多瞧,他之前没有遇到过她这样的女子,送人的礼物,不管是新旧,一定包装精致才肯送出,那怕是送给工人的旧衣物也一样如此,她做融资,忙的时候,日夜兼晨,犹如过山车般,快速地在书房翻大字典,找案例,写论证,不忙的时候,便看书,位子是固定的,而且一定开灯,就算外面在开大太阳,她也拉窗帘开灯,那时他便想,这一定是个很讲情调的女子。他们的爱总是淡淡的,淡淡的,淡到连他自己也怀疑这是否是爱,只有在夜里她紧紧地抱着他时,他才能感觉她的爱,她喜欢睡觉时握着他的手,然后,带着笑容,沉沉睡去,他喜欢清晨比她早一点醒来,仔细瞧她小朋友般睡熟的表情,忍不住用手摸,一个人傻傻地笑,然后她也醒了,问他笑什么,他总是故意不答,引她好奇,以便打打闹闹,她想跟他说话的时候,会递上一杯龙井,清香悠然,然后他们便边喝边谈,他一直觉得她冲的茶特别甘甜,猜想那可能跟茶叶品质有关,很多年后,他们分了手,他跟另一个女子结婚,有一日,那女子也为他冲了茶,却差点烫伤了他的舌头,他才明白那跟品质无关,跟心有关,她对他的爱总是细心到茶水的温度都留意了,而他却从来没领会,她很少诉苦,总是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,烦恼的时候,便下楼出去跑步,回来时买一大堆的果仁,开始做蛋糕,她喜欢在蛋糕里下很多果仁还有煮熟的芋头,很特别很好吃,然后他回家时见到她放一大块蛋糕在台上,多半明白她今天有烦心事,会在沙发上拥抱抚摸以示安慰,她很少说自己的苦恼,也很少要他帮忙,他也很少问,他们都太明白假如爱里要是有太多的附加条件,一定爱得浅薄和烦琐,是以抗拒,然而,终究还是分手了,他一直自卑,以为自己配不起也养不起这样出身高贵的女子,或许他只能找一个质朴单纯的爱她的女子,平凡地过他的一生,他可以照顾那女子,做一家之主,过别人所谓的幸福生活,所以他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,分手当日,那女子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,他们喝得大醉,临走时,那女子捶打着他的胸脯,怨恨地对他说,你给我记住,我原谅你,但你这辈子都是欠我的,你记得你欠我一辈子,说完飘然离去,从此了无音讯,几年后,他结了婚,神父在婚礼上问他,先生,你是否无论贫富,会一直温柔耐心的对待你的爱人,一直爱惜她,安慰她,尊重她,保护她,他双目注视着一脸痴情的新娘,才明白,原来他今生已经错过了那个一直这样对待他的女子,瞬时间,泪如雨下,心如刀绞,他无力的捉住新娘的手,说不出话来,旁人只以为他爱极了新娘,纷纷鼓掌,也只好笑了,哎,终究是错过了,错过了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